马球舞马呈异彩

来源:易经算卦网作者:殷伟点击:
分享到:
  唐代是中国马球最为繁荣的时代,宫中盛行马球,从唐中宗到唐昭宗十六位皇帝,个个都是马球迷,其中不乏高手。由于各位皇帝的喜好和提倡,马球风行朝野,皇帝国戚、达官贵人、藩镇守将往往都辟有私人专门的马球场,唐中宗时附马武宗训、杨慎交为了避免马匹奔驰而扬起灰沙,竟豪奢到洒油以筑球场。唐代进士及第,例有曲江烹宴、慈恩寺题名、月灯阁打马球赛盛举,可见打马球已是蔚然成风。风俗相尚,连宫女妓女也竞相以打马球为时髦,连地处偏僻的敦煌也盛行起马球来,唐代马球流布之广之盛,可见一斑。

  唐玄宗李隆基就是一位马球高手。他还是临淄王时,他的精湛绝伦的马球技艺就已享誉内外。当时吐蕃使者来长安迎亲,唐中宗请使者到皇家梨园亭观看马球,使者赞咄进奏唐中宗,由自己的部下组成一支马球队,与大唐皇帝马球队比赛一场。唐中宗以涣涣大国天子之尊,自然允许这一请求。谁知皇家马球队和吐蕃队交手后,连连败北,唐中宗心里很不是个滋味,知道李隆基擅长马球,就令他约几个好手上场与吐蕃队交战。李隆基约上王琶、武季、杨慎交四人上场和吐蕃队十人比赛。据唐人封演《封氏闻见记》载,李隆基确实技高一筹,他“东西驰突,风回电激,所向无前”,吐蕃队员惊叹不已,白愧弗如。皇家队四人一举战胜吐蕃队卜人,获得了令人叹服的胜利,李隆基立下头功。唐中宗万分高兴,下令赏赐李隆基数百匹绢,又令学士沈侄期等人献诗称贺。沈栓期《幸梨园亭观打球应制》云:

  今春芳苑游,接武上琼楼。

  宛转萦香骑,飘飘拂画球。

  俯身迎未落,回害逐傍流。

  只为看花鸟,时时误失筹。

  李隆基人主大位后,更是精选良马,醉心马球,经常与诸王打马球。一次,荣王忽然坠下马来,闭过气去,唐玄宗心中惶惶不安。伶人黄幅绰乘机进言让皇帝不要亲自上场,观看他人打马球以为乐。为此唐玄宗常观看宫中球队比赛,品尝那紧张较量中的竞争滋味。

  唐宣宗李忱着迷马球,技艺不在唐玄宗之下,经常活跃在球场上,手持鞠杖,乘马奔跃,运球于空中连击数下而马驰奔不止,迅若闪电奔雷。连左右神策军的马球高手,也无一不佩服皇帝高超精湛的球艺。唐嘻宗李偎更是沉溺于马球而不问国事,曾得意洋洋地说:联若应马球进士举,须为状元。有一次,唐僖宗令陈敬煊等四人进行马球比赛,陈敬煊得了第一筹,当即被任命为西川节度使。据史书记载,唐穆宗暴死,唐敬宗、唐昭宗遇拭,都与马球有一定关系。唐章怀太子李贤墓壁画哎马球图》,就是唐代君臣酷爱马球的最早形象资料。图绘二十多名骑手,都是左手执疆,右手持堰月形球杖,穿深浅两色窄袖袍,所骑之马皆结尾。最前面一人骑枣红马,回身反手击球,这是唐代着名的背身球击法。一人侧身回首看球,后面两人正骑马向前抢球,其余的人或行或比,或竞相争来,或举目观望。唐代出土的马球俑、马球纹铜镜,也都与文献资料可互相印证。

  唐代不仅马球盛行,而且舞马亦大盛,舞马规模之大、技艺之精,都是空前绝后的。唐人郑处晦《明皇杂录,舞马》记述唐玄宗命教舞马四百蹄,无不曲尽其妙,这些“衣以文绣,络以金银,饰其鬃霞,间杂珠玉”的舞马,训练有素,会随乐而舞。每逢千秋节,唐玄宗在兴庆宫勤政楼下举行舞马庆典,当乐队奏响《倾杯乐》曲,匹匹舞马“骤首奋霞,举趾翘尾,变态动容,皆在音律”。在舞马高潮中,忽有骑士登场,连人带马跃土三层重叠的画床,马在画床上跃舞旋转如飞,四蹄则应合乐曲节拍。又有大力士上场,把画床双手举起,马在上面仍舞跃蹄踏,惊险奇妙,令人叫绝。乐曲终罢,舞马还会衔杯跪拜,向唐玄宗行礼祝寿,劝人饮酒。宰相张说多次参加舞马庆典,他在《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》中描写舞马精采表演云:

  圣皇至德与天齐,天马来仪自海西。

  腕足徐行拜两膝,繁骄不进踏千蹄。

  皇髯奋撬时蹲踏,鼓怒骏身忽上济。

  更有街杯终宴曲,垂头掉尾醉如泥。

  又在《舞马词》中云:“屈膝衔杯赴节,倾心献寿无疆。”千秋节舞马庆典高潮的标志,就是舞马日衔酒杯,按照音乐节拍舞蹈,向皇帝祝寿的场面。

  西安何家村出土的唐舞马衔杯纹仿皮囊式银壶,则把唐代舞马屈膝衔杯景象活灵活现地展示在人们面前,舞马肥臀体健,长鬃披重,颈系花结,缓带飘逸,只见马口衔酒杯,前腿斜撑,后腿蹲曲,马尾上摆,好像正合着音乐节拍,以优美的舞姿为皇帝献寿,正是张说舞马诗的绝妙写照。这富有情趣的形象与文献记载相互印证,使人想起唐代舞马的盛况,真是妙不可言。
  • 共2页
  • 1
  • 2

相关阅读

周易教程下载